毕设《陪伴型扫地机器人》

Warm Kitty 陪伴型扫地机器人

Warm Kitty 陪伴型扫地机器人是我今年(2022)做的毕业设计。产品定位人群是随迁老年人中的援助型随迁老人,设计用来缓解他们家务劳作、照顾孙子女精力有限、以及与子女之间的代际矛盾问题。

下面我将毕设创作的过程分为4个部分进行讲述:

  1. 创作背景
  2. 调查与思考
  3. 产品设计
  4. 产品呈现

1、创作背景

在上学期选择毕业创作方向以及导师时,郜洵老师开设了为积极老龄化设计的毕业创作主题,我对题目以及老师都十分喜爱,便选择了郜洵老师作为毕业设计指导老师,围绕老年为主要设计研究主体。

受我个人的成长环境影响,我对老年人群体有非常特殊的感情,他们慈爱、宽容、伟大,同时也很脆弱。我身边有许多亲戚、邻居都为了子女而搬迁到新的城市生活,大多数为了照顾孙子女、减轻子女生活压力。他们时常与我说,到新城市享福的,一点都不累,是幸福的操劳;但是又眉头紧锁。中国人仿佛天生有为家庭牺牲自我的使命感,这种特殊的使命感可能是时代与文化的烙印,也可能是无可奈何的生活衡量。

基于我对这类群体的基础认识,我选择了去深入了解这类为了照顾孙子女、减轻子女生活压力而搬迁到新城市去生活的老人。他们在新城市生活有遇到怎样的问题,生活上的、家庭上的、还是自身存在的?在设计上,我可以给予他们怎样的帮助?

2、调查与思考

调查与研究,是我认为毕业设计中的第一大关,也是十分重要的一关。它决定毕业设计是否有价值,不只是设计师的自我臆想,而是真的贴合用户和场景去做的有意义的设计。根据我自己的基础思考,我对援助型随迁老年全体展开了调查。从桌面调查显示出,他们存在承包家务、无社交、照顾孙子女占据所有个人时间、心理压力重以及与子女少沟通、无沟通等问题。为了进一步去认证、和深入了解这些问题将调研范围聚焦到身边的援助型随迁老年人上,我对他们展开维持一周生活观察以及深入访谈。

生活观察(生活记录涉及用户隐私,不作公开展示)

在寻找愿意接受生活观察的老人十分少,我只能从身边的朋友、老师、家属、邻居入手,也只找到了3位老人愿意接受一周的生活观察。在此我十分感谢FREEZhao老师的父母,一直配合我进行生活观察和深入访谈,还有我的邻居与陈立宽的姑姑。

对随迁老年人的实际日常生活轨迹进行考察,为了能够更好地了解随迁老人在新的环境中是如何适应和如何应对生活琐事,每日的行程安排如何。我将3位老人分为两个观察组,1位无抚养晚辈的随迁老人,2位抚育晚辈的随迁老人以作为生活观察对照组。观察的两组两人都是援助型随迁老年人,但是一组有抚育晚辈、另外一组无抚育晚辈。两者在生活时间规划上基本相同,但是生活轨迹相差较大。抚育晚辈组基本无个人休息时间或极少个人时间,只有在孙子女睡着时,才有个人的活动时间、更无社交活动。反观无抚育晚辈组,大部分时间较为自由惬意,社交活动时间也较多。

随迁老人生活作息表

除了生活安排上的不同,两组老人都面临着相同的生活问题,对新环境的了解程度低,了解途径不清晰,语言沟通上的不通畅、不敢出门、少出门等情况。

深入访谈(访谈细节涉及用户隐私,不作公开展示)

紧凑的生活节奏以及无个人空间等情况,容易让老人产生消极情绪。我围绕着生活观察补抓到的问题,设置访谈大纲,去深入挖掘。深入了解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这些生活琐事给她带来怎样的感受和体验,与子女之间是否存在沟通矛盾,是如何解决的?是否渴望有自己的个人空间,现在以什么方式实现?期望以什么方式解决。

深访分析过程(部分)

这群老年人他们面临着包揽家务、照顾晚辈的生理和心理压力、以及与子女有价值观念上的代际矛盾冲突的几个突出问题。在这样的环境下,老年人的对个人情感世界需求就越发强烈,渴望得到家人的理解和主动关心。

思考

我们从上面的调研可以聚焦到两个方向上,首先,包揽家务以及照顾晚辈都对体力有一定的要求,那么我们第一个聚焦到生理上:如何去缓解老年人的劳动负担?再者,老年人随迁到以子女为中心的家庭当中去,因为价值观念、育儿方式、生活节奏等的不同,子女容易忽视老人的付出,老人也难以向子女倾诉自己的难处,就会产生代际矛盾,这大大降低老年人晚年生活幸福感,那么我们第二个可以聚焦到:如何通过家庭关怀的方式去缓解老人与子女之间代际矛盾?在这两个方向入手思考,提升援助型随迁老年人的晚年生活幸福感。

3、产品设计

在总结思考,确定载体的这个过程,是我认为毕业设计最煎熬的时候 。通过不断的试错和聚焦,在产品载体上不断寻找创新性。郜洵老师建议我可以聚焦到智慧家居中去,寻找适合的载体。我几乎想过所有的家庭场景中的产品,都没有找到真的合适的。机缘巧合之下,我和导师讨论过程中,我想起了在访谈中,老年人提起:“不会使用智能产品来帮自己做家务,比如说扫地机器人,我就感觉很复杂,但是孩子他爸帮我弄的时候,又确实减轻了我的家务负担。”一瞬间,灵感乍现。在确定载体的这个过程中,我一直被老年人与子女之间的代际矛盾以及无个人时间的问题所困扰住,无法寻找到能解决问题的办法。扫地机器人好像确实能将家务劳作、带孙子女、子女代际矛盾问题给关联起来。我迅速整理了调研过程中的所有资料,对它们进行重新梳理,为我的设计定调,完善细节。

创意方案设计中扫地机器人是主要的互动产品,采用语音交互为主要人机交互形式,搭配线上的App使用。扫地机器人主要有三大功能:(1)清扫功能、清扫房屋,减轻老年人的每日清扫任务,减轻其腰部劳损;(2)陪伴功能:在适当的时候可以与老人、小孩进行交流陪伴,链接线上App,子女亦可以远程与老人小孩交流;(3)监控功能:监测危险发生,即时预警以及通知子女。

线上App主要是负责远程操控和查看家里信息为主,分为老年端和子女端。老人端偏向操作功能;子女端除远程操作外,还具备查看家里情况,与老人远程对话,查看生活日志等功能。旨在让在上班的子女可以多途径了解家中老人情况,建立更好的同理心。

4、产品呈现

确定了产品整体功能后,接下来推导产品的造型。这个地方是我弱项,我对扫地机器人的外观设计了解十分之少。这个创意产品不能做成传统的扫地机器人,全扁平的样子。因为陪伴功能的需要,要在扫地机器人的顶面添加一个可交互的模块,可以理解为是一个头部,用来搭载显示屏幕和交互模块。我是个人毕设,存在缺乏与人交流想法,容易忽略很多问题。我前期绘制了大量的设计草图,在询问我的导师、身边的朋友、以及FREEZhao老师后,敲定了以拟物化的可爱形象,减弱产品原本冰冷的机器感觉。

产品模型迭代过程草图(部分)/草模

在产品模型的迭代过程中,因为产品头部为升降旋转结构。为了能容纳下那些结构零件,起初的造型体量较大,但是因为电脑建模的原因,难以察觉。老师说看起来产品不是很聪明,显得十分笨重,后续在与老师的商讨下,我做了一个草模,进行具身体验,发现原本的尺寸确实显得十分呆笨。

第一版产品草模

我接着对产品进行瘦身,产品厚度与宽度进行缩减。第二版草模看起来更加轻盈和更富有产品感,根据修改后的尺寸,我确定了产品的最终造型。

第二版草模

陪伴扫地机器人- Warm Kitty,是扫地机器人与陪伴机器人的结合,满足援助型随迁老年人的家务体力劳作、情感交流、兼顾儿童的需求。在产品设计上为了实现陪伴和清扫的结合,在外形设计上整体呈现采用圆形为主要设计元素、仿生猫咪宠物作为产品头部让产品更多亲切感,减弱机器的冰冷感。

最终产品模型渲染图
产品模型实物图

除了产品模型之外,设计还有一个线上端,分为老人和子女连个端口。设计以高亮的橙黄、白色为主。App是陪伴扫地机器人-Warm Kitty的辅助产品,主要功能模块为远程操控、信息传达、任务定制以及实时监控。

手机端页面(部分)

扫地机器人行业的发展也开始趋向陪伴式的智慧家居发展。毕业设计是希望通过这种多模态的方式,去让老年人生活地更加轻松自然。不辜负自身的使命感,同时也能得到属于自己老年的幸福感。不是单纯地自我牺牲以及埋没情绪,让子女看得到,才能更体贴。

感慨

在毕业设计的整个创作过程十分短暂而又漫长,最终的呈现和现在在这里所书写的创作过程,都不及真实的经历体验给我带来的满足感。

感恩毕业设计过程中帮助以及陪伴的所有人!

欢迎订阅本站资讯

了解最新消息!

1 Comment

Add Yours →

陈曼婷同学的毕设我是从方法开始关注的,他确定的人群我称之为“随迁长者”。因为我有亲身感受,所以也做了一些辅助工作,参与到调研中。“随迁长者”人群在我们的生活中是一个非常精准且特殊的人群,应该说好的问题意识在这个毕设中启动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具体的前期调研中,曼婷同学启动了社交达人的属性,敢于和隔代陌生长者沟通,并通过深访获取大量一手资料。这些资料弥足珍贵,如果是一个社会学的研究项目,这些资料可能会被更深度的挖掘。
在设计环节,很明显的感受到,现在学生对于产品设计中的基本体量的把控能力还没有得到充分训练,这不是一个人的问题。不过通过草模的验证,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合适的方法,解决合适的问题,关键还要明确效率的提升。
做一个“走心”的设计不容易,因为人的情感可能是这世界最复杂且变化无常的事物,做一个情感化设计需要设计师具有极强的同理心和浓烈的情感流通力。曼婷的这次毕设之旅,应该会更后来者很多启示。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