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x 演讲

2015年的TEDx演讲,我以《教育路上的故事》为主题,分享了当时浅薄的一些思考,这些思考来自于我的真实经历,这讲座内容基本反映了我对教育的基础认知,也奠定了我后来的实践方向。在那个时间点,我的思考集中在人生的几个重大决定中。TEDx的邀请其实给了我一个将自己内心思考和外在世界交流的机会,在那之后,我更加坚定地向着自己心中的方向不断求索。

TED时间为18分钟,这次演讲应该是控制在秒级的。

原文:https://www.freezhao.com/ted-talk/

附演讲文稿:

教育路上的故事

我呢,是一位普通的设计,也是一个普通的老师。

收到邀请的时候我想了很多。我想到底分享些什么?是我分享一下这几年的设计教育,

还是分享一下设计研究,还是分享一下案例……我觉得十八分钟可能分享一些有趣的小故事。 

2004年,是我高中毕业的那个岁月。就像所有的美术生,像这里大家可能很多都是美术生。

就像所有美术生一样,在那个时候你没有什么技能,我除了一身肌肉,当时还是比较单薄的一身肌肉,还有努力学习的一个态度,剩下的就只有绘画。在那个时代,我除了长发飘飘,像一个艺术生一样,好像不会什么社会技能。怎么办呢?在那个时候我想做一些社会实践的事情,当然了也贴补一下家用,挣一些钱。只有这种技能,是教书,教画画。还好在我毕业的高中是一所美术高中,非常出名的美术高中。老师呢也觉得我这几年的绘画算是较为出众。不算杰出,也有能力去传授一些技巧。作为一个高中毕业的孩子,开了一个画班,我委托我的老师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给我介绍几个孩子过来教一下。当然主要不是为了挣钱,我觉得我更多是想实践一下。所以就像现在所讲的,老师不愿意教的、各种问题少年、各种熊孩子,就来到了我的怀抱。

在这时候呢,这个暑假发生的事,几乎颠覆了我对教育的最初级的统一化的理解。要知道我们国家,都是过独木桥上大学,大家都是一个标准的。在你考高中的时候,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啥都懂,那个岁月一去不复返了,对很多人来说,对我也是。 我都觉得那段时间是很辉煌的,在我的大脑中就好像CPU刚升完级一样的。想来就来,想去就去。但是有这么一个故事发生在那一年,最特殊的。我遇到了一个问题少年。这个问题少年,你们想象当中的所有的,有问题少年发生过的事情在他身上都发生过。那么作为一种很轻松的能够进入大学的一种方式,作为一个高中生,学习不行,问题少年,怎么办呢?学美术,然后把他送到一个称之为本科的神奇学府。

我从问他,“你有什么不会的?”到最后我只有问他,“你会什么?”当时他已经高二了。他要考一个国内的起码能称之为本科的地方,这是他的目标。我后来才发现,他什么都不会。基本的物理常识、基本的数学常识、基本的英语常识、基本的语文常识,全都不会。我的内心是崩溃的。我想这个孩子把他送到这么一条路,到底是祸害了更多人呢,还是毁了他?每次教他画画,我从最基础的透视教他、从最规范的拿笔教他、基本工具的使用、我最后教到他英语。我能够知道的就是他能顺利的背完26个字母。我很庆幸,好在那个时候没有花太多的记忆力在这方面。一个高二的学生,我是从音标开始教他的。你们可想而知。音标,高二。后来他去了美国留学。我觉得这个时代还是要给一些人机会的。那么再见到他回来了,在青岛,我的故乡,组建了一个公司,青岛银行线。做一些网络科技的,非常有颠覆性的一些事情。

我很荣幸,在那个时代遇到了他,是他颠覆了我对教育的想法。要知道在那个时代 在那段时间我总觉得这个世界上人都是努力的,在高三的时候就是什么都会的。起码是基础的,但是他颠覆了我的想法。我也庆幸在那个时候我更多的思考,我没有用我弱弱的肱二头肌推很多知识进他的大脑里,因为推不进去。我知道他背后有这样一些故事,一步一步问到最后我知道他是什么都不会的。所以在那个时候我回想自己,做教育的时候,因材施教是最重要的。如果当时我的目标是把他变成一个科学家,他今天就毁了。他即便进到这个高校可能就毁了这个高校。你要知道这是一个问题少年,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现在他状态很好,刚刚生了孩子。他还给我发了他们孩子的照片,万幸长得不像他。

在这个因材施教的概念下,我一直觉得最重要的是沟通和理解。我如果不理解他过去的经历,我无法在那个时候反想,哦,原来是这样子的!走到今天的局面是这样子的。没有人想害你, 但是你的原因是这样子的。这是第一个故事。

后来我在大学里念完了本科,念研究生。我发现教育的力量,我的概念,在这个时代,是有点被亵渎了。其实教育的力量非常伟大,但是很可惜,我们能使出来的精力用在教育上,非常有限。即便是今天,我作为一名普通的高校老师,一个晚辈,我也觉得很辛苦,苦中有乐吧。

那么在那个时候,我在读研究生的时候,上了一门本科生的课。我以个人的身份,作为一名老师,上了一门本科生的课。这个课叫做商业摄影。作为一名产品设计专业背景来讲,这个课在本科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你把所有的作品做完了,最后一件事是什么,记录。当然了在这之前还有测试,但是我们经常做一些概念的东西,所以一测试就毁了。所以,先记录。那么当时这门课程呢,我是一个学生,刚刚走到研究生这个环节,刚刚能自给自足。那么作为一名本科生,如果用大量的器械装备去拍几张照片,是非常残忍的,对他们的父母比较残忍。

所以上课的时候我摆脱了一切。我说我只有一个要求,你们只要有一个拍摄设备,它有手动档就可以了,其他没有任何要求。因为我要教你们的是意思,就是这些参数的意义是什么,成像原理是什么,你们有什么工具把它用到最好就可以。如果今天我还上这个课,我估计手机也够用了。那么在那个时候,学生反向交了我很多东西。这是他们的作品,我狠狠的想给他们一百分,但是学校拉住了我,说我们还是给个九十五吧。全国学校好像都这样子,是吧? 不要太跳,我作为一个弱小的教书的人,我默许了。

但是我对这些孩子,非常喜欢。为什么这么说?其实整个过程中我没有教他们太多的怎么去把东西拍出来。我想让他们明白的是,你想在画面上表达什么。如果作为商业摄影,商业摄影中的目的是最重要的。所以他们不断的在拍一些东西,不断的在跟我交流。我有一次在路过他们教室的时候,我发现他们正在布景,但是没有人帮他们拿那个高灯。有个灯从顶上打下来,最高的男生好像就…只有一点点吧。和我差那么一块,但是那个光可能就差这么一块。 所以我就很自觉的,“volunteer”献身精神,帮他们打光。但是在整个过程中我没有说应该这样应该那样。他们在告诉我他们想要这样的效果,我说我建议这样,或者你想要什么样子 我给你帮助一下。

那么在这个故事当中呢,我理解了,创新和创造能力,是非常非常强的。因为在那个时代,08 09年那个时代,中国最出名的是什么?山寨。I Phone出到1 我们都出到18了,诺基亚刚出到66还是93,我们都出到100多了。没有问题,我们在序号上永远是领先的。但是创造力来讲,经过这么多年的教育,我永远相信,在你们身上流淌的创造力,不能说在这个世界上最优秀吧,起码是中等水平偏上的,在整个世界的评估体系当中。山寨就是一种创新,在这种理解下。当然这是有点问题的,在长久的历史长河中,有些问题。但就创新本身来讲, 这是一种体现。那么在这个案例当中,我觉得我是从学生那里学习的。我也给学生一些我知道的东西,这种相互学习,就是促进设计往前推动的基础的力量。因为设计,是一门应用学科,它不是理论学科。如果今天在这不停的说理论,喷了口水。大家一擦脸,回去什么也不知道。

那么再往后,来到了一个最近的教学经历。我在一个中国比较有名的语言学校教英语。比较诡异,大家觉得比较诡异,可以这么说我也觉得挺诡异的。要知道,还是迫于生计。在那个时代,在山寨文化盛行的时候,很多项目找到我。我获了一些奖,所以在局域,我不想太出名。我想安静的做好设计。很多设计找到我,结果这种设计找到我,想做出来的,都是山寨的。然后他们想把我名字写在旁边,然后再把我获的奖都盖个章在上面。这个很爽的样子,但是我不爽。所以除了在做一些很少的项目之外,我还需要做一些其他的工作,做一些副职 所以我去了新东方教英语。你看,的确是有联系的,当时教音标嘛。所以我教的是基础英语, 教了新概念模块的一些板块。在教英语的时候很有意思。每次,你们都知道吧,中国的很多讲堂都被才艺展示占领了。各种钢管舞啊、DISCO啊、卡拉OK啊,都开始了,在各种讲堂里。所以在每次上课之前我都会告诉那些学生,我说我不会啊。你们想过来听歌,我可以唱,唱完你们就都走了。跳舞我也不大行。打架在这儿也不太合适。所以说我们好好学习。

很多同学在下课之后过来问我,一些基础的问题。这个发音应该怎么样,小舌头应该放在什么位置上……但是有一个学生过来问了我一个非技术问题,但是让我记忆犹新。这个女生跑过来说,我毕业于和你一样的学校,我的英语不太好,但是我想把它学好,你是怎么做到的?所以我想如果我要把这个问题解决,我可能要说几个小时的人生经历。当时遇到了一些奇葩的人,颠覆了我的教育观念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但是我没那么说,为了节省时间。我就告诉她,我能做到的,你也能做到。我能做到的,你们也都能做到。

那么问题就出来了。她的问题和学术也没关系,和知识也没关系,她在寻找什么呢?她在寻找一个自己想要做到的那个程度的一个榜样。我也第一次恬不知耻的把我虚拟成一个榜样 抛给她。我告诉她我可以做到你也可以做到。没问题,只要努力就可以。这个同学现在考到了北京的某所高校。在她人生的每个阶段都给我发个消息,说我选这个学校还是选那个学校。 我说你起码是在选学校。现在她的学习我估计也没什么大问题,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很努力的人。在这个故事当中,我知道了榜样的力量。我们在一生当中会遇到很多榜样,不管是家人、父母,还是你的同学老师。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作为一个老师来讲,如果能给学生做一个榜样,我觉得其价值量要比在马路上遇到一个榜样高很多。

那么人们都有一个自己的向往。如果你没有向往的去寻找榜样,到最后我们的人生是复制的。 复制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你看着你的父母是怎么工作、结束工作、退休生活。你想复制他的人生,他的梦想,整个时代背景不同了,整个世界不会给你这种机会。所以内心一定要有向往,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这条路上寻找众多榜样,组成你独特的人生。

如何帮助你们成就你们自己,这是我的一个基础点。我一直在做的,就是让学生超越老师。就是让我的学生,超越我。我承认,基于我现在的复杂经历,是有点难的。但是这没有关系, 我已经老了,在某些层面上,对于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讲。但是,有两个维度我可以保证。我接受的教育终止在研究生结束,一共是七年高等教育,本科研究生一共是七年。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博士岗位去攻读,我也不想过于匆忙的进到人生最后一个环节,在学术的帽子上。

我是七年的教育,本科是四年的教育。我给自己的标准就是:你们四年毕业以后,我的学生, 如果我的教育成功,应该是你们具有我七年研究生的所有知识、所有能力、所有思虑、所有技巧。万幸在广美的四年当中,我从大一带到大四的学生当中,零星有人已经达到了。这是第一个维度。还有一个维度是,我现在达到的高度,比如说我25岁26岁…去达到的高度,在我们学生达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应该是完全超越我的。因为在现在信息爆炸的社会,获取知识的成本非常低,大量的精力是在筛选好的教育和差的教育信息。所以我今天能做到的一些事情,在我的学生到达我的年龄的时候,是完全超越的。当然那个时候我更老,如果我继续努力我还是可以俯视他们的。但是有时候我可能能量就不够了。

最后我想跟大家说的就是,教育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力量。这个力量在我们这个时代,是有一些模糊的。因为它被这个乱世干扰得看不太清了。但是我也很欣慰,看到在中国的教育界,在努力的和学生在一起,很努力的在教学生;很努力的在研究一些领域,传播更多的知识给课堂里的每一个学生。我期望我在教育这条路上,还会一直走下去,走得更好,会帮助更多的学生,超越我。这就是我——赵斌。一个普通的高校教育者和普通的设计师。谢谢大家!

欢迎订阅本站资讯

了解最新消息!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