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ting Smoking Cessation in China: Using an Expansion of the EPPM with Other-oriented Threat

推动中国戒烟:使用带有他人导向的威胁扩展EPPM

文章概述

吸烟是目前全球最具有威胁性的疾病诱发原因之一,每年有超过800万人因吸烟致死,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烟民。这篇《Promoting Smoking Cessation in China》的研究者 Minyi Chen 和 Liang Chen,运用恐惧呼吁信息作为理论基础,在 Witte&Allen 提出的扩展并行处理模型(EPPM)中加入了除传统的自我导向威胁和效能以外的他人导向威胁信息,来研究不同威胁下对人们行为意图改变的影响。结果发现在集体主义的文化背景下,中国烟民在他人导向的威胁和效能的相互作用下会产生更强的戒烟意图。

研究中国烟民在EPPM下增加他人导向威胁的戒烟意图

导读目录

  1. 研究背景概述
  2. 扩展并行处理模型(EPPM)概述及流程
  3. 实验过程
  4. 实验结果及讨论

1.研究背景概述

吸烟是目前全球最具有威胁性的疾病诱发原因之一,每年有超过800万人因吸烟致死,超过烟民总数的一半。众所周知,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烟民,这不仅仅是因为这里有全世界最大的烟草生产商,同时也与中国对烟草一直以来的理解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因此,戒烟活动在这片神州大地上不断探索出新方法、新渠道,希望能够提高中国烟民戒烟的有效率。这篇文章的研究者们(Minyi Chen & Liang Chen)运用恐惧呼吁信息作为理论基础,在Witte&Allen 提出的扩展并行处理模型(EPPM)中加入了除传统的自我导向威胁和效能以外的他人导向威胁信息,来研究不同威胁下对人们行为意图改变的影响。

2. 扩展并行处理模型(EPPM)概述及流程

基于扩展并行过程模型的恐惧呼吁信息(Fear appeal messenge)在健康领域非常常见,恐惧呼吁信息主要是通过让用户接收到会对他们健康或福祉构成威胁的恐惧信息去说服他们改变行为。恐惧诉求信息常用于广告传播去刺激和引导用户,例如保险广告常会和意外事故或灾难联系在一起,让人们产生恐惧进而促进购买;香烟包装上通常会印有关于吸烟对健康有害的图文信息,由此试图劝诫烟民放下手中的香烟。人们对恐惧呼吁信息的反应取决于威胁和效能的水平,而EPPM模型中,人们从接收到恐怖信息到是否作出行为的整个过程会进行这两个环节的评估。

人们面对威胁时会进行第一次评估,威胁包括对个人的健康危害和物理危害,分别从威胁的严重性,即是否严重,及易感性,是否很有可能发生这两个方面考虑。如果人们觉得这点威胁不算什么,那他们就不会做出行为改变;反之如果这个威胁引起了他们相应的感知,评估就会进入第二个环节:效能评估。效能评估同样也有两个评估指标,反应效能和自我效能。反应效能是指减少威胁所做出的反应,自我效能是指自我完成目标任务的能力。如果人们觉得两个方面的效能都比不上威胁,即很怕吸烟会导致癌症但瘾太大戒不掉,则他们不会产生行为改变;然而如果人们觉得自己有能力有信心戒烟,哪怕很难戒,也采取相应正向的行为。

3.实验过程

在传统EPPM中,研究集中于自我导向威胁和效能高低产生的反馈,通过图像描述吸烟引发的疾病和死亡产生的恐惧让人们戒烟,不少实验也证明了其有效性并在实际运用。而本篇文章在此基础上加入了他人导向威胁对戒烟意图影响的变量,他人导向威胁是指人们在吸烟时接收到对他人的负面信息,例如知道吸二手烟会导致家庭成员患病率增加。研究者设计了2x2x2的析因实验来探寻在自我导向威胁、他人导向威胁和效能三者作用对行为的影响。

研究者提出了五个研究问题和一个假设:

H1:接收到他人导向威胁信息的中国烟民比没有接收的人有更高的戒烟意图。

RQ1:接收到自我导向威胁的中国烟民会不会比没有接收到这个信息的人有更高的戒烟意图?

RQ2: 自我导向威胁和他人导向威胁如何相互作用去影响中国烟民戒烟意图?

RQ3: 自我导向威胁和效能如何相互作用去影响中国烟民戒烟意图?

RQ4: 他人导向威胁和效能如何相互作用去影响中国烟民戒烟意图?

RQ5: 自我导向威胁、他人导向威胁和效能如何相互作用去影响中国烟民戒烟意图?

开展实验时研究者通过滚雪球方式进行抽样,将问题先发送给周围吸烟的熟人,再通过他们发送给其他烟民完成样本收集,最终收集到324名18-64岁中国烟民的数据。研究过程使用了实验法,将参与者分成八组,每组都会有分别来自自我导向威胁、他人导向威胁、及效能三个维度之间的单变量、多变量的相互作用,并对所产生的行为影响进行打分。

4.实验结果及讨论

实验结果显示,接收到自我导向威胁,他人导向威胁,及效能较高三种单一变量的人们对于戒烟的意图比没接收到的人们明显,即H1被支持,RQ1被证明正确。在三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中发现,当参与者的效能和他人导向威胁感知都很强的时候会产生最强的戒烟意图,回答了RQ2-RQ5。

通过实验发现,在EPPM中加入他人导向威胁会对中国烟民戒烟意图产生积极效果,他人导向威胁感知与效能都高的情况下其会产生最强的戒烟动机,这与中国的文化背景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中国传承集体利益优先,在集体主义的文化背景下,中国烟民在面对可能会侵害到他人健康的情况下会更能从他人角度去评估风险,因此更多的强调对他人的危害能够更好的刺激集体主义文化下的人戒烟。相反许多强调个人主义的西方国家,对个人威胁严重的信息更能有效刺激个人主义文化的人们戒烟。

因为在生活中长时间接触到自我导向的反吸烟威胁,烟民可能很清楚吸烟的危害,然而与自我导向威胁相比,他人的威胁可能更新鲜、更多与吸烟者直接相关,这反过来增加了他们的感知到的威胁。这也说明了理论和实践在 EPPM 中包含面向他人的威胁的重要性。

信息可视化图(Infographic)

感想

这是被文献尽情蹂躏的一个月,同时也打开了一片新天地。在读一篇论文的时候我慢慢了解了研究者对一件事物研究的思路,这对我后期查找资料以及研究事物的初始阶段提供了很好的思路和收获。

在学习读文献的过程中很兴奋能够学习到关于统计学和社会研究的基础工具,也得益于老师在课堂上总是举的那些让人耳目一新的例子,也发现原来大家对于猎奇的话题都有着浓烈的兴趣。

再次感慨老师上课激情澎湃传授知识的场景,课堂的氛围和老师的引导就足以让我在这门课上收获到未来学习中会使用到的关键知识

一起学习吧伙伴们!

原文

Chen, M., & Chen, L. (2021). Promoting Smoking Cessation in China: Using an Expansion of the EPPM with Other-oriented Threat. Chen, M., & Chen, L. (2021). Promoting Smoking Cessation in China: Using an Expansion of the EPPM with Other-oriented Threat. Journal of Health Communication, 1-10.

欢迎订阅本站

了解FREEZhao Education最新消息!

发表评论